©Frog | Powered by LOFTER

【诺普】王子殿下问我要亲亲怎么办


标题日常烂俗,未交往旅游中。
都是游戏bug惹的祸。
短篇甜无车。
我流ooc爽文
——————————

这本该是一个普通的夜晚。
普朗普特是这么想的。
但他不知道头上这对耳朵和从裤子后面挤出来的尾巴是什么东西。

他们四人本来计划今天去探索科斯达马克塔的,这没问题,但是一早到那却发现找不到入口,只好在旁边扎了营,等到晚上看看会不会有所改变。
于是诺克提斯提议大家一起睡会。
起码到这里都没有问题。

所以……这毛茸茸还拿不下来的器官是什么!!!
普朗普特觉得自己有点发烧了,理智让他躺下来再睡一会,赶紧在现实里醒来。
但现实总是不如愿的,他听到帐篷外仿佛有很多人在石头上疯狂踏步的声音,这让他不得不爬起来——
“喂诺克特你们在闹什么呀!!!……啊?!!!!”
诺克特听到有人叫他便将目光移向普朗普特。
但是普朗普特感到有很多束目光。
帐篷外确实有很多诺克特。
“诶诶诶诶诶诶?!”
这对年仅二十岁的普朗普特来说是一个过于沉重的刺激。
这甚至让他觉得自己竖起来的耳朵尾巴和迅速原地飞起的动作没有丝毫奇怪。

20几个人挤在篝火旁边确实有些挤了,但伊格尼斯们确实觉得有这个必要。
的确是“们”。
穿着不同衣服的王子们和军师们以及一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黄猫在火坑旁抱团取暖。
古拉迪欧拉斯借故离开了这个史诗级的会议。
他需要扛根柱子冷静一下。

“那么,我们先搞清楚现况吧。”是穿着王都警卫战斗服的伊格尼斯开口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了很多‘诺克提斯’和‘伊格尼斯’。但是可以确定我们都是独立个体,不是影分身。”普朗普特敢保证最后一句话是对他说的。
“我觉得是游戏出bug了。”穿着天选之王礼服的诺克特说,带着一丝长者的感觉,但伊格尼斯们显然不打算理会一个游戏宅般的发言。
“那个……”普朗普特踌躇的开口了“我身上的衣服大概是诺克特的,然后长了耳朵和尾巴,以及……我好像不能战斗了,抱歉。”他声音越说越小,不能战斗的话,他会不会又变成孤身一人……
“没事啊!你看我也长了!”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他……是同样长了猫耳的诺克特。“害怕不能战斗的话,我可以陪你的。”

“安静一下,现在不是战不战斗的事,以我们这个状态目前是别想探索迷宫了。”休闲服伊格尼斯打断了两猫的对话。
“虽然这样可能会让你们有些不适,但我认为还是每人先有个编号比较好。”长着兔耳朵的伊格尼斯补充道“我们人数多了,如果能协调好,或许攻略迷宫会更加顺利。”
于是井井有条的伊格尼斯们便开始排队报数了,并把叛逆期的王子们一个个地排成一排。普朗普特坐不住,便打算去和每个王子搭搭话。

王子一号是穿着高中校服的诺克托,他亲切的弹了下普朗普特的额头,笑道说你这双兽耳挺可爱的。
王子二号是穿着路西斯王子战斗服的诺克托,他捶了捶普朗普特的胸口,说没事的,估计没多久就会好了。
王子三号是穿着陆行鸟套装的诺克托,他抱歉地和普朗普特说下次陆行鸟嘉年华他一定会带着他一起去。

……
一圈讲下来,黄毛觉得自己像是玩了男主有十几个的galgame,这让他口干舌燥。

最后伊格尼斯一号决定带着除了不能战斗的黑色猫猫和黄色猫猫以外的其他人先去迷宫里试试水,剩下两只留下来看着营地。
一排一模一样的人跑进迷宫的景象颇为壮观,普朗普特觉得上次看到这种景象还是帝国军的魔导兵,想到这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呐,我该叫你喵克提斯王子吗~”他决定还是活跃气氛优先,并悄咪咪掏出了相机。
谁知他一转头的时间王子已经缩成一团睡着了。
喂喂,猫不应该是夜行动物吗!!
到底还有什么能阻止王子睡觉!!!
不是说好要陪我的吗?!

这时候,普朗普特才幡然醒悟这位诺克提斯刚才是在诚挚地邀请他一起睡觉。
……睡觉

拍照留念,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哎,我说王子殿下,就算你想睡觉也得睡觉去帐篷里睡啊。”他开始绕着王子转圈,思考要怎样拖才能把他拖到帐篷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那胳膊根本做不到小说里那种公主抱的环节,当然,王子抱也做不到。

一翻挣扎下,普朗普特是以一种从王子背后用手勾着他往后走的姿势强行把诺克托往后拖的,可喜的是这方法实在很可行。
比较可惜的是他被帐篷门口的绳子绊了一跤。

虽然没磕着头,但这个姿势摔跤实在很痛,毕竟有这么大一个附中物还在怀里躺着睡觉,不,确切的说在摔完之后醒来了。
所以说为什么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弱不禁风惹人怜爱的帅哥要经历这些非人(猫)的遭遇!

还来不及想以上问题的答案,普朗普特发现自己和某位尊贵的王子殿下正在超近距离对视,而且显然上面那位不准备走。
这,这莫非就是皇家对视。

“普朗普特,”诺克特抿抿嘴,过于近的距离果然让人有点慌,“……要不要一起钓鱼,我好饿。”
“是哦伊格尼斯今天没做饭就走了呢,本来还以为好多伊格尼斯今天能吃大餐了……我说现在也太晚了吧!!而且这里根本没有地方钓鱼啊,你是不是中了敌人下的毒?!”

怎么说呢,这对话的发展让普朗普特莫名安心。
因为他上一次读过的关于主角猫化的小说里男主和女主那啥那啥了……

那啥那啥……

普朗普特摇摇头,试图散掉脑子里可笑的想法,本因有雀斑而泛红的脸颊更加鲜艳了。
“我说,就算我答应你一起钓鱼,你也应该先起来吧!很重诶。”
“不好。”
“为啥???”
“我好困,想睡觉。”
“王子睡觉都是睡别人身上的吗??”
“zzzzz”
普朗普特觉得自己之前一瞬间的担心是多余的,起码对一只心智都变成王子的猫是多余的。

他觉得这种情况下应该占一下王子的便宜以弥补他心灵的创伤。
他决心要拍到王子的惊天丑照。
比较遗憾的是他盯了一会王子的睡颜之后觉得王子不愧是王子竟然睡觉都这么好看!!!
他忍不住把手抽出来摸了摸诺克提斯的鼻梁。
哎,皇家鼻梁。
黑发少年的鼻子敏感地抽了抽,似乎确认了是熟悉的气味,本能性地蹭了蹭普朗普特的手。
天啊……皇家卖萌。

感受了一下猫化王子的惊天杀伤力,他尝试翻身把不打算醒来王子甩到他的床铺上,但是刚侧过身眼前的王子就抖抖耳朵醒了。
有点不祥的预感。
“我说普朗普特,”黑猫开口了。
“是……?”黄猫开始慌了。
“你该不是母猫吧?”
“……?!”
这!这是什么展开!!!

“为,为什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啊,因为你身上有股母猫的味道?”
“???你信我,我没和别的猫滚过!!!”
“不是啦我是说你身上发出来的。”
“诺克特,你醒醒!我是公猫……不是,我是男的啊???”
诺克提斯眼神一凛,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对。
“让我康康。”(划掉)
“你这是在怀疑一只公猫……啊不,男性的直觉,你知道吗。”
“就算有又怎么样!!!我们都是男的啊!!!我不要还没碰到心仪女孩就突然变性啊啊啊啊!”
普朗普特绝望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某个部位。
还在。
令人安心……
才怪啊!!那母猫的气息又是什么鬼!!!
普朗普特在今天不知道第几次感到自己的世界观遭到动摇。

有帅哥说我是母的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
还是王室的那种不能得罪的那种。

普朗普特的内心里有一万只陆行鸟在悲伤哭泣,他觉得事情的展开又回到了那本言情小说上。

诺克特抓了抓自己的一头乱毛,“你问我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男的啊?!”
太好了又是令人安心的回答呢。
多么靠谱的兄弟情!

诺克特斯陷入了沉思。
“你觉得亲一个怎么样?”
拜托,不要一本正经地问这种问题好吗?
“说实话我觉得一点都不怎么样!!!”
甚至还想打你一拳。

普朗普特绝望地回忆今天的对话里到底该有多少个感叹号。
太劲爆了。

丝毫不顾及普朗普特悲切的心灵,气氛瞬间陷入了僵局。
“那……那只能亲一下,就一下,其他都不行。”他向气氛妥协。

普朗普特心里并不能说完全抵触,他甚至有点觉得能碰到这皇家的嘴巴得是公主级别才行吧。
他又不是公主。
他不过是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弃儿。
就算他长伴在王子身边也不能改变的事实。
如果是诺克特想做的事他就一定会帮他实现,年幼的他是这么想的。
现在的他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接吻的请求不一定是诺克提斯的,而是一个普朗普特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猫化王子。
这世界上有魔法的话一定也会有迷惑心志的法术吧。
如果他不是。
那么亲了一个冒牌货的自己还能正视真正的他吗。
自己还配站在他身旁吗。

但是诺克提斯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普朗普特的心情起伏,他只是小心翼翼地靠近他,然后轻轻用嘴唇碰了一下他的。
普朗普特的嘴唇。
薄,软,还有点凉。
是用嘴碰一下鸡蛋布丁的触感。
不甜,却有难以置信的甜蜜。
来自普朗普特独特的味道,
他所熟知的味道,
不是什么他胡掐的母猫气味,
是他本身正在吸引着他。
王子觉得自己或许该正视一些自己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感情。
一般兄弟会亲亲吗,他迷糊地想。

而他的心仪对象正在庆幸好在这位王子只是一个处男。
嘴唇碰嘴唇兄弟也可以的吧!
吧!

他觉得他两之间的坚固友谊果然靠谱。

“我好困,睡了。”诺克提斯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觉得还是睡觉重要。
这种事明早和他再谈也行。

“晚安……”
普朗普特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占了便宜。
贫民亲王子嘴什么的。
哎呀哎呀别想了。
明早要和诺克托说清楚自己决心辅佐他的心意才行。

……
普朗普特是被清早的太阳晒醒的。
怪了,帐篷帘子咋开了,难道他是最后起床的吗。
难道不应该是诺克特最能睡吗。
似乎是想起什么他突然猛然摸了下自己的头部。
除了黄色鸟窝头什么都没有。
他赶紧跑出帐篷外……
太好了只有三个人。
“我说普朗普特你一早这么激动干嘛?”王子懒洋洋地玩着国王骑士。
“现在不早了,既然你醒了我们该出发了。”伊格尼斯开始收东西
“王子都醒了确实不早。”古拉迪欧拉斯补充。
“喂喂,对了普朗普特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
“诶,你们都恢复了吗?”
“?”
“那二十几个诺克提斯和伊格尼斯呢???合体了吗???”
“???”
“你是不是在做梦?”
“哈哈哈这什么梦啊。”
“这么多个伊格尼斯逼王子吃蔬菜我看行。”
“我说你够了!!!”
黄毛惊呆.jpg
什么嘛……原来是梦啊。

“喂别愣着了我不是说要找你说事吗。”诺克提斯拉着普朗普特的手腕就往后走。
“哦哦!什么事啊?”
似乎是确定帐篷后面没有可能会偷听的另外两人,王子踌躇的开口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我是说,你觉得如果和我……交往……怎么样?”

普朗普特觉得自己果然还在做梦。

标签:ff15诺普
热度: 41 评论: 4
评论(4)
热度(41)

=蛙 | 自娱自乐 | 谢谢一切小蓝手小红心以及评论!💕

冷门辣鸡画手也想拥有互动555🙏🏿
虽然词穷的时候只会说谢谢x

非稿子图片私用皆可,转载需标明出处,其他形式使用概不接受⚠️